網站首頁 > 資訊中心 > 公告推介 > 2017

牌照、利率、場景三大關卡,有多少平臺可以活下來?

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這份文件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主導現金貸行業的命運。 

關于現金貸這個詞的定義眾說紛紜,通知并沒有給出準確定義。從期限、額度、利率以及資金來源來說,現金貸產品復雜多樣;從市場主體來說,除了網絡小貸、P2P平臺,還包括銀行業金融機構,以及大量沒有任何資質的創業公司,同樣多元化。 

這些特征決定了現金貸行業的監管之難,無論是監管規則的制定,還是最終的落地實施,都存在諸多不確定性。 

盡管如此,如果仔細研讀通知,可以發現,牌照、利率、場景是決定現金貸行業生死的三大關卡。哪怕其中一個關卡過不了,都難以在這場監管風暴中存活。 

第一道關卡:牌照 

自7月份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以來,將一切金融活動納入監管,已經成為中國金融監管的第一準則,也標志著強監管周期的降臨。 

在此背景下,通知第一條即規定:設立金融機構、從事金融活動,必須依法接受準入管理。未依法取得經營放貸業務資質,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經營放貸業務。 

這樣的話,市場主體要么從銀監會取得銀行、信托和消費金融公司等牌照,要么從地方金融辦獲得網絡小貸牌照,不然就沒有放貸資質,不能直接從事現金貸業務。還有一條路就是作為P2P平臺,以信息中介的角色撮合現金貸交易,但依然要面臨嚴格的約束。 

如果沒有放貸資質,將同時失去與銀行資金對接的機會。通知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不得以任何形式為無放貸業務資質的機構提供資金發放貸款,不得與無放貸業務資質的機構共同出資發放貸款。 

相比極難獲取的銀行業牌照,網絡小貸牌照要容易很多,這使得近年來這類牌照成為現金貸行業爭奪的對象;在各地抬高申請門檻之后,牌照交易價格更是水漲船高。 

據網貸天眼不完全統計,截止2017年11月21日,市場上共有網絡小貸牌照249張,其中完成工商注冊的229張,已過公示期但尚未完成工商注冊的網絡小貸牌照20張。 

針對這一情況,監管部門要求各地停止發放網絡小貸牌照,已經批準籌建的暫停批準開業。 

從我國金融監管的歷史經驗來看,新老劃斷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傳統,因此存量的200多張牌照,大概率可以繼續留存。不過,在目前的監管環境下,它們很可能需要類似支付牌照一樣需要向中央監管部門二次申請;同樣參照支付牌照,未來新增網絡小貸牌照的可能性不大,更多是存量的整改和優化。 

因此,新金融瑯琊榜認為,那些業務規模較大并且相對合規的平臺,有望保住既有的網絡小貸牌照。而為了保住牌照,當前業務不合規的平臺也將迅速展開整改。 

根據公開信息,螞蟻金服通過重慶螞蟻小貸從事現金貸業務,百度金融通過重慶百度小貸來開展包括現金貸在內的消費金融業務,趣店在江西擁有兩張網絡小貸牌照,二三四五在廣州設有網絡小貸公司等等,這些網絡小貸牌照很可能會是幸存者。 

第二道關卡:利率 

在三大關卡中,最直觀的就是利率,平臺能不能做到36%以下,將直接決定其生死。 

通知規定,各類機構以利率和各種費用形式對借款人收取的綜合資金成本應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間借貸利率的規定,禁止發放或撮合違反法律有關利率規定的貸款。 

根據2015年9月開始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借款人請求出借人返還已支付的超過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由此,36%成為現金貸業務的利率紅線。這考驗的是市場主體的獲客、風控與運營能力,有本事在紅線范圍內生存的可以繼續活著,在紅線范圍內沒法生存的只能選擇退出。 

通知并明確:各類機構向借款人收取的綜合資金成本應統一折算為年化形式,各項貸款條件以及逾期處理等信息應在事前全面、公開披露,向借款人提示相關風險。 

如此一來,市場主體就無法通過管理費等形式變相突破紅線。 

在之前的市場上,綜合年化利率在36%以內的,僅有銀行和消費金融公司的現金貸產品,以及騰訊微粒貸、螞蟻借唄等極少數頭部平臺的產品。 

趣店招股說明書顯示,今年4月份以后,其旗下平臺產品綜合年化利率早已控制在36%以下;趣店近期還宣布,自11月30日起,通過支付寶消費界面完成的所有交易最高年利率均不超過24%。 

緊隨趣店之后,掌眾金融、玖富叮當、佰仟金融與用錢寶等紛紛下調綜合年化借款成本至年化36%以下。 

對于P2P平臺,通知要求,不得撮合或變相撮合不符合法律有關利率規定的借貸業務;禁止從借貸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手續費、管理費、保證金以及設定高額逾期利息、滯納金、罰息等。 

這條規定直指備受詬病的砍頭息。在行業里,愛錢進、宜人貸等規模較大的P2P平臺,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砍頭息現象。據互聯網金融電訊報道,一名愛錢進用戶借款金額48900元,實際到賬僅30000元,砍頭息高達近40%。 

第三道關卡:場景 

在這場監管大考中,場景是一個看似模糊卻又極其要緊的因子。 

通知規定,嚴格規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停發放無特定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的網絡小額貸款,逐步壓縮存量業務,限期完成整改;對于P2P平臺,要求其不得提供無指定用途的借貸撮合業務。 

鑒于行業里規模較大的平臺,大多采用網絡小貸公司開展業務,如果其業務被認定為“無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按照監管要求必須暫停放款。因此,這類機構想要突破監管約束的焦點在于解決場景和用途的問題。 

相對來說,要做到指定用途并不難。參照商業銀行現金貸(消費信貸)的操作慣例,在借款申請頁面增加一個資金用途的選項,讓用戶自行選擇即可,至于資金的真實用途很難做到實際監管。 

場景呢?究竟什么是場景依托?這成了此次現金貸新政中的一大疑點,也是目前行業機構與監管博弈的焦點。因為一旦證明自身的業務有場景依托、有指定用途,就可以不受通知約束,至少能夠爭取到更多的豁免空間。關于這一點,新金融瑯琊榜在《現金貸盛宴散場,消費金融回歸場景時代》一文中做過分析。 

最值得關注的是行業領頭羊螞蟻金服。通知出來后,螞蟻金服在給媒體的回應中稱:花唄和借唄是依托電商場景和支付寶app的消費信貸類產品,未來將繼續堅持以場景為依托,發展健康的消費信貸類產品。螞蟻金服首席戰略官陳龍亦撰文呼吁,應該大力鼓勵操作規范、根植消費場景的消費信貸。 

據新金融瑯琊榜觀察,12月5日上午,螞蟻借唄已經在借款申請頁面增加了資金用途選項“怎么用”,與商業銀行相關產品的套路如出一轍。 

如果說借唄基于的是阿里系的電商與支付場景,那么行業里那些具有類似場景的平臺,同樣可以向監管部門強調自身的場景屬性,包括擁有電商背景的京東金融、從分期購物切入市場的趣店等。 

需要指出的是,場景的打造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對于原本不具備場景的平臺來說,闖過這道關卡沒那么簡單。


欢乐街机捕鱼 281436534363225715768499861326445179221748551893613274194632356131673583518653548205976817701944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