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資訊中心 > 公告推介 > 2017

互聯網的下半場 百度投資者靠眼光大賺

不知道大家是否記得,就在今年6月底,中國互聯網巨頭京東商城的股價一度追上另一家同在美國上市的百度。

媒體報道稱,美東時間6月23日收盤,京東(JD.NASDAQ)股價上漲3.92%,報42.95美元,相比一年前大漲了100%,市值達到609億美元;相比京東的高歌猛進,正處于業績觸底,經歷重整和轉型的百度(BIDU.NASDAQ)如今市值約為615億美元。兩者的市值差距僅剩6億美元,換算成漲幅也只剩1%。從此BAT變JAT的聲音就一直沒有斷過

唱衰或熱捧一直都是互聯網行業大拿們的拿手戲,短短的三個多月過去了,截止10月18日收盤,百度市值932.58億美元;京東總市值573.87億元。唱衰百度的聲音似乎已經停止,但真正的投資者從始至終可能都一言不發,因為從他們的分析可以得出,百度很快就將加入市值千億美元俱樂部。

而百度的股價是7月份后持續飆漲的。投資者用金錢說話投票,顯然賺了大錢,那么海內外媒體、投資者從質疑百度、不看好百度掉頭看好,他們最終發現和承認了一個現實:互聯網的下半場在人工智能(AI),而百度在這方面布局早、投入巨大,如果投資者看到這一點,靠眼光賺錢,那也是應該的。

贏在下半場

百度在去年是最艱難的一年,魏則西事件后,百度壯士斷腕,營收減少,而卻在核心產品技術如搜索和信息流等方面進行重新審視,除了穩固基礎外,也是為了匹配AI方面的巨大投入,雖然報表的確不大好看,股價也曾被京東追上,但卻在今天為投資者帶來了新的想象空間。

香港盛德證券市場分析師李智剛稱,之前百度戰略不清晰、業務分散,很多機構沒看明白,現在其主業愈發清晰化,“集中力量去做人工智能”,而信息流收入的增長前景、非核心業務的出售等均助推估值上漲。這都要得益于百度始終堅持兩大策略:“夯實移動基礎,決勝AI時代”。

                                       

blob.png

      

可以看出,百度當前的股價已經達到了歷史最高點,而這也是每家巨頭公司都將經歷的過程,只不過百度的興盛被太多人關注了。

在商業上,百度已經構建了相對完美的資產組合:AI代表著百度的未來,只有在未來全盤拿下這次比賽,才能從根本上改變百度原有的市場格局;手機百度、搜索、信息流等核心產品構建的移動基礎業務,承載著現在,構成百度目前收入的主體,要維持這架高速飛機引擎的強勢。

野村證券的分析師重點評價了其信息流業務發力帶來的強大動能,預測該業務2018財年的收入將達到130億元,為百度打開業績空間。

甚至還有人說,百度本次股價暴漲得益于信息流業務的全面領先。眾所周知,今日頭條可以說是信息流浪潮中的現象級公司,如日中天,勢不可擋。據了解,二季度手機百度資訊流用戶日活超過1億,已成為行業最大的信息流應用。事實上,第一季度手機百度信息流日活用戶就已達到8300萬,超過了今日頭條彼時的7478萬日活。

除此之外,搜索業務在受醫療廣告影響之下并沒有一直走下坡路,相反,搜索業務正在持續的擴展其創造現金的能力,尤其是主推的“搜索+推薦”的信息分發2.0時代,全新的營銷解決方案受到了廣告主的歡迎,數據顯示:2017年二季度,百度增加了近20000名在線活躍客戶,相較一季度,大客戶原生廣告收入提升250%,信息流廣告收入提升200%,從一季度的每日1000萬迅速上漲到每日3000萬,快速崛起成為一項百億級規模的新業務。

而作為下半場的先鋒力量,在實干派陸奇協助李彥宏梳理業務脈絡的同時,一系列調整也迅速落地:裁撤醫療事業部,出售外賣業務,開放自動駕駛平臺Apollo和智能語音交互系統DuerOS……

特別是7月初,百度主辦中國首次AI開發者大會,對外公布AI生態開放戰略全貌,明確“All in AI”的戰略,李彥宏本人乘坐無人車駛入五環的戲劇性場面,以及陸奇現場連線時振臂歡呼的熱情,感染了現場很多人,難怪有人稱陸奇為AI狂人。

當時,“車和家”創始人李想就評論說,“和陸奇聊了一下,感覺百度未來幾年的表現應該會很不錯。現金奶牛搜索可以再穩固一些,AI 的路徑也很清晰:語音和自動駕駛,在自動駕駛方面還有自定位高精度地圖這個殺手锏。陸奇的能力、背景,還有努力的程度,應該可以讓李彥宏放心的授權。接觸的幾個百度的老主管,感覺努力程度都大幅提升,決策速度也非常快,私下清一色表示很服陸奇。千億美金估計沒什么難度。”

果然,大會吹響了百度股價反彈的號角。百度的股價持續飆漲始于那時候。

同樣,阿里巴巴在AI上投入也十分巨大,比如將斥資150億美元組建達摩院,建立研發實驗室,雇用美國、中國和以色列的百名技術領域頂級科學家。

中國互聯網巨頭的布局,海外的投資者當然看得清楚了,股價的表現證明了一切。

AI主要是中美 開放共享空間大

根據資料顯示: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針對AI研究領域3個國際權威會議的統計,僅2015年來自美國的內容就達326項,占比48.4%,其次為中國138項,占比20.5%,兩國占整體7成,而日本僅20項,占比低至3%。

AI的技術不針對單個產品,而是可以滲透到幾乎所有的產品和服務之中。一方面,不同的應用領域對AI技術的具體需求并不一樣,另一方面,這些需求又存在著高度一致的基礎要素,例如數據挖掘、深度學習算法等。

AI相對于其他技術行業有存在“基礎設施”的空間,一旦建成,領域內所有的參與者都能夠從中獲益。百度的一套技術幾乎可以裂變服務至無數企業,為生態內的諸多參與者充分賦能,實現多點開花。技術的優化不再依賴百度一家進行增量式進步,而是在全民共享基礎上可以有幾何式的倍數提升,最終形成的是行業合力。比起單打獨斗,從國家層面這對整個AI行業的進步意義更為重大。

更多AI應用的產業也可以遵循類似的邏輯,而這一切,只有在開放共享的前提下才能完成。

想必,投資者這時候應該完全看懂了百度的下一個五年甚至十年計劃,當搜索和信息流更加穩固,當百度AI實際落地,從其股價走勢來看,那時候堅定的持續飆漲,也是海外投資者對百度整體格局的看好,而那些唱衰百度的人,恐怕只是站在圈外的那些旁觀者吧。


欢乐街机捕鱼 239860504126609376659367167700234215275972480804238949088188186424833468101512585133875417884431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